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现场开奖网址大全 > 正文
现场开奖网址大全

日本风情街 vs 中国千年古镇到底是谁给的勇气?

发布时间:2022-06-28

  ,里面提到 现在某些旅游博主乃至景区自己,把咱们好好的景点安个日本的地名儿,前面还要加个“小”字,营销成

  (要知道,日本奈良、京都是仿照中国长安、洛阳建造而成,至今京都仍有不少学校、医院、公交车牌还挂着“洛阳”的名字)

  还有的留言,把这些旅游博主戏称为“行走的50万”,希望有关部门引起足够重视。

  这波“小字辈”旅游景点,何止是碰瓷一个日本啊,世界著名旅游景点都快给他们给碰全乎了。

  根据@半熟财经统计,除了“伪日系”这个重灾区,全国至少还有52个“小瑞士”、43个“小圣托里尼”,连“小摩洛哥”都有27个。

  “国内好多古镇,人造痕迹重也就罢了,还千篇一律,管理也比较粗放,给人的旅游体验特别差。”

  不同于那些被国内“小字辈”碰瓷的国外网红景点,如今在中国,“网红景点”其实是个贬义词。

  所以说,如“小日本”之流,之所以能成为网红流量密码,也不全是因为“外国的月亮比较圆”、有些人想出境游想疯了?

  它们的介绍页面,往往神乎其神:“千年历史,百家老字号,数十座名人故居,在这里和历史文化相遇......”

  这3张照片,明明来自不同的古街,但相似的画面往这一放,连我都搞不清哪个是哪个了。

  烤猪蹄、羊肉串、臭豆腐、冲兑奶茶、锅盖烧饼、泰国大芒果、还有串在一根长签子上的大薯片...

  尽管同一条街上就有不下5家店卖同样的商品,但店主们愣是能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声称自家是“独一无二的纯手工制造”。

  “中国5000年历史孕育出的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,境内建筑遗产、文物古迹集中,是研究中华文化发展的重要史料”

  当然,古城里可以打卡的“著名历史景点”确实更多了,但在一条条似曾相识的古街里,更更多的是现代气息满满的民宿、酒吧和咖啡馆。

  不仅没“历史文化”那味儿,有些官方正版古城还放飞自我,造起了“假古董”:

  山东潍坊青州市,明明是古九州之一,堂堂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,却非要再耗资7亿、参照《清明上河图》造个仿古建筑群出来。

  正版古城如此拉胯,也就给了很多人一种错觉 ——“我上我也行”,有人利向胆边生,打自家院儿里玩起了泥巴:

  距离正版秦始皇陵10公里不到,西安“世界8大奇迹馆”打出了“博览世界奇迹,传承历史文化”的招牌。

  不过,就算装上了APP,碰上个民风彪悍的主儿,把宰客安排得明明白白,那估计也没辙——

  湖南的凤凰古城,强行筑墙围城,免费变收费的同时,也把沈从文笔下不染俗世纷争的文艺圣地拉下“神坛”;

  云南丽江古城更猛,时至今日,已经把酒托、出租车宰客、导游骂人、强制购物、殴打游客等等劣迹行为奖项拿了个大满贯。

  当地人也是金句频出,什么“不买东西比卖yin更可耻”、“丽江欢迎你,是欢迎你来消费”、“蚊子是我们养的宠物,熏死一只罚款100”张口就来。

  早在前几年,这些地方就是本地人口中“人间不值得”、“专坑外地人”的地儿。

  而从2020年起,因为出不了国门,闲出草的一波人开始积极挖掘国内的美丽景点,用“假装在国外”的标签,恨不得把国内的“打卡圣地”重新定义一遍。

  对于国内游客来说,也算重大利好 ——国内古镇玩来玩去都一个样,终于可以整点不一样的活儿。

 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,敢打“历史文化”旗号,大多是唐宋以来的文化中心;最晚,也得有清末民国的文脉加持。

  这些老天爷赏饭吃、实打实的名胜古迹和地域文脉,现在之所以大隐隐于爆浆鸡排、轰炸大鱿鱼和义乌小商品,还是和背后的生意有关 ——

  要知道,历史文化资源这个东西吧,是不会凭空创收的,得有效开发,才能转化成旅游产业,才能带来收益。

  可咱们不少地方政府和旅游开发商们,看准了游客一个个都是不买点啥就不算“到此一游”的主儿,也就懒得开发真正具有本地特色的产品,低质量工业化的产品就这么占领了市场。

  一项2019年的调查数据显示,江苏苏州平江路上的商户迭代速度,已经和互联网同一级别 ——75%的店铺,经营时间都不到3年。

  到2019年,由于房价上涨和生活不便,丽江古城近90%的原住民都已另寻他居。

  如今丽江的主要住客,除了游客,就是从事旅游业、经营商铺的异乡人,基本没啥本地人。

  中国古镇普遍过度商业化,已经把原住民、连带着原汁原味的风俗民俗都给挤了出去。

  几百几千年的文化、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,如今被精简得就只剩下几处孤立的标志性建筑、博物馆、名人故居和几块匾牌石碑了。

  而另一方面,每年每月每天,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赶到古镇,渴望了解一个朝代、一段历史的精粹文化,体验古老“慢”生活的朴实无华。

  结果发现,“历史文化”也就那样,还得小心提防被宰,连正常旅游体验都谈不上,图啥呢?

  当资本企图用短平快的玩法,去博取利益时,游客就只能得到一些经不住推敲、破绽满身的“文化”产品。

  而不同于咱们千城一面、甚至臭名远扬的古城小镇,国外的不少景点已然是IP形象明确,在世界人民心中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现在的问题是,无论咱们的摊主是如何十年如一日地卖着臭豆腐、爆浆鸡排和轰炸大鱿鱼;

  那些更优质、性价比更高的国外旅游景点,依然在它们自己的国家里,被世界包括中国的游客们流连忘返,并且,一年比一年更有历史沉淀。

  如果某些人继续把咱们自家旅游资源糟蹋下去,那么也就别怪自己人都不愿在自己家玩了。

  那么,那些在神州大地上,生命力越来越弱,甚至已经臭名远扬的古镇,还有救吗?

  大家听到这个名字,可能会恍然大悟 —— 哦!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会址嘛,了然了然!

  在1999年正式开发之前,总设计师陈向宏先用6个月时间,把中国所有已经开发的古镇都走了一遍,发现它们普遍有一个问题:

  为了维护江南水乡的整体风貌,非建筑系专业出身的陈向宏,愣是亲手画出了3000多张草图,细节到窗开的方向、屋顶哪高哪低、垃圾桶什么样。

  之后的20年里,在这个细节狂魔的把控下,乌镇虽然也大搞商业化,但各家店品都被严选,一店一品;

  粽子放多少糯米、包子放多少肉、番茄炒蛋里不少于4个鸡蛋,通通都有标准可依,严格执行。

  甚至,排水沟多长时间冲一次;路灯多久时间擦一次,也都是写在规章制度里的。

  这桩桩件件细致入微的巧思,把让人“出戏”的商业色彩降到了最低,最大程度上维持了乌镇原汁原味的水乡风貌。

  你能想象吗 ——不少游客来到这个有着1300年建镇历史的古镇,第一感觉竟然是:WiFi可真快啊!

 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,那些到乌镇的人,来了总要睡一晚 —— 这里既有古镇水乡原初的样子,又有现代化的极致旅游体验。

  乌镇戏剧节、互联网大会还有当代艺术展啊,可都是一年一度的世界级盛会,直接把乌镇的重游率拉到了40%之高。

  可以说,随便扒扒乌镇发展的历史,正常人很难不被这一系列行云流水式的操作秀到头皮发麻。

  2003年开发西栅时,先全资买断了所有原商铺和住家的房屋产权,直接把之后可能碰到的阻力拉到了最低,才能慢慢统一规划、统一设计、统一改造和统一经营 ——

  然而,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,我国古镇文化底蕴深厚,但一般位于经济不十分发达的地区。

  并且,还往往是从第一产业直接过渡到第三产业,绝少能像乌镇这样甩开膀子大干。

  薄弱的镇域经济基础,连凑够开发的钱都够呛,就指着发展旅游走出财政困境了。

  说实话,要不是写这篇文,我也没意识到,原来中国的景点这么累啊,不光要养活自己,还要养活全市镇。

  而这也就导致,很多古镇打从开发阶段开始,确确实实就不是奔着对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去的。

  这些地方坐山吃山、坐水吃水,没有太重的文化包袱,发展粗制滥造的商业产品赚快钱,某种程度上,也确实是无奈之举。

  当然,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我们大可以批判急功近利的资本,对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。

  现实情况是,新中国成立的头40年里,我们一直在撸起袖子发展第一第二产业,直到1980年代末,才有了发展文旅、保护古建的意识和行动。

  但此后十几年,《世界遗产名录》上,拥有5000年文明史的中国却没有一个项目。

  1995年,国家文物局开会审议“推荐申遗预备项目”,作为全国少数以整个古城范围划为世遗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,山西平遥因为存有中国最为完整的明清县城风貌而备受瞩目。

  原因是,当时平遥经济全省垫底,根本拿不出什么钱来修缮古城、迎接专家的考察。

  放眼整个古城,也没几个人知道“世界文化遗产”意味着什么,许多老宅的匾额、窗扇等构件甚至被村民们拆下来,当作无用物卖掉......

  但就是这样一个极度贫困县,在1997年和云南丽江一起评选为“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”后,反应却好像慢半拍 ——

  丽江马上开始布局商业化,从一个边陲小镇华丽转身为与长城、故宫齐名的旅游热点,只用了短短3年。

  正如下图所示,放在当年几个知名的历史城镇里,这也是一个极其不可思议的数字。

  也正是在这一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重新评定了丽江古城,给出了如下评价:

  “随着旅游和现代文化的出现,传统建筑的形式、节庆、礼仪、语言、服饰、信仰、传统手工艺以及民间艺术正在消亡和改变,导致古城面临文化危机。”

  而在过度商业化浪潮中,一穷二白的平遥古城虽然不免也遭受侵蚀,但打出牌却是“国际摄影大展”,让人大跌眼镜 ——

  要知道,世纪末的平遥,一年旅游收入不过几十万,不趁着“申遗”这波热潮尽快造势,如丽江之流造个“艳遇之都”的名号,却去搞什么不接地气的“摄影艺术” —— 这不是痴人说梦吗?

  然而如今回看,平遥发展的转机,正是这个从2001开办的、颇具国际范儿的摄影展。

  第二年,平遥旅游接待人次就从2001年的82万暴涨到154万,门票收入也增长了87.7%。

  2017年,一个世界级的电影展找到了这座2700多年历史的古镇,之后每年深秋,如约开幕。

  “平遥国际电影节”办到第2届,当地的年度电影票房就增长了550%,为全国电影票房增幅冠军,平遥也因此被评为“年度电影城市”。

  据说,平遥那座占地1.3万平方米的电影宫,不输世界上任何一个成熟影展,甚至比法国戛纳的电影宫还要大。

  一个国际级别的电影展,为啥不选在北上广深,反而跑到了气场听起来完全不搭的千年古镇?

  实际上,这个年轻的国际影展,正是看中了山西平遥古城2700多年的厚重历史。

  和中国一般的旅游古镇不一样,如今平遥的老宅院里,还住着2万本地人,商铺也大多为本地人经营。

  这些原住民依然在这里如常生活、安居乐业,把古镇的历史文化极大地保留了下来,让那些能够打工人心的、原真的、本来的、真实的文化长久存在。

  在一片面目模糊的中国城市里,年轻的电影展正是看中了平遥这份古老的人情味和历史的厚重感。

  而是这座千年古镇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坚持做文化,刚巧遇到了寻找文化底蕴的电影节。

  而国际电影展又和之前的摄影展、最近的雕塑节一起,为古镇注入了现代的气息。

  只有以传统文化为抓手,努力形成自己的文化特色,有自己的文化主题支撑,才能活得长久,活得敞亮。

  如今我们回看平遥这20年发展之路,在恍然大悟之余,甚至不由会生出一种感动——

  如果说乌镇是一个凑足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理想化模板,其他古镇无法无法效仿,还算情有可原。

  那么一度“又穷又土”的平遥古城,已经彻底证明某些“历史文化古镇”发展成现在这样儿式,纯粹是智力上的懒惰,没得洗了。

  如果开发古镇却 既没钱、又没耐心、也没文化,球球某些人就赶紧收手,别搞臭了我们的传统文化了好吗???

  不过,就算这批人不愿收手,如今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的“小字辈”景点,也足以说明一件事:

  中国崛起的大背景,正在把文化自信重新带给中国人,越来越多人的回过神来:面对5000年庞大而厚重的传统文化宝库,我们何须迎合或谄媚他国?

  从春节的《唐宫夜宴》、清明节的《折扇书生》,到端午节的《洛神水赋》无一不是真·顶流,证明了什么才是人民群众真正喜闻乐见的文化产品。

  某种程度上,平遥做国际电影节,乌镇做戏剧节、互联网大会、当代艺术展,和河南卫视的破壁出圈,是同样一个思路,那就是 ——

  想强行输出传统文化,逼着现代人自己去补课啥叫明清古迹,啥是唐乐舞俑,无疑是痴人说梦。

  而就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,还有2000多个历史文化古镇,它们有很多和平遥一样历史悠远、比乌镇的文化底蕴更厚重。

  我们需要沉下心来,真正挖掘出它们独特的文化,打造出一个个爆款,让更多的中国人乃至外国人知道。

  最重要的是,这种爆款的打造,应该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越来越懂得和年轻人对话后,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。

  我们要让国人在古镇旅游的途中,体验不同城市乃至朝代的气质,审视自己和脚下的这片土地之间的关系;

  我们要让久为世界所公认的中国传统文化,在人类遗产的殿堂中,真正坐在应有的位置上。

  董雪旺,徐宁宁,陈觉:《基于游客地方感的水乡古镇开发模式 ——兼论乌镇模式的可复制性》